Tuesday, November 10, 2009

就這樣結束吧

妳負氣地將手機重摔在地上,用幾近嘶吼的聲音咆哮“你說過你會信任我,為什麼現在你又偷看我的手機?”

我撿起脫殼的手機,重新組裝,開機,將手機交到你手中,“手機很貴的,不要隨便拿手機來發脾氣。”

我們站在大廳內僵持不下,妳靜靜地看著我,我轉身欲離開,妳拉著我的手說,“別走,留下來”。妳慢慢地靠近,臉貼著我的背,從後擁抱著我。

有那麼一剎,我想回轉身把你擁在懷里,可是一想到那封短訊內容“我願意等你,離開那個男人”,猶如一桶冷水從我頭上澆下來,熄滅了滿腔的熱情。

容忍是有限度的,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至少妳也得刪除他跟你來往的簡訊啊,但妳連掩飾都不想,妳要我怎麼再欺騙自己?

這幾個星期來,我一直說服自己去相信你。剛剛我趁妳在沖涼時,偷看妳的手機,我一直希望是自己多疑。如果妳不在乎那個男人給妳的希望,為什麼妳卻要留住他的短訊?

我多麼地討厭這樣的自己,像個瘋子般不停地的翻找妳精神出軌的證據。既然妳都不愛了,為什麼卻不要對我坦白說分手,妳這是同情我嗎?

自從你去澳洲回來後,我感受到一切都變了。妳對我的態度、妳的一舉一動,都不再是那個我熟悉的妳。我試圖忽視妳的冷淡,對妳更關心,逗妳開心,可是妳卻不為所動,勉強的擠出一絲感謝的笑容。

每天放工回家,我都看見妳坐在電腦前泡在網上,常常對著電腦屏幕傻笑。我們約會時,妳不停地檢查手機;手機響起時你就鬼鬼祟祟跑到一隅輕聲說話,臉上蕩漾著甜蜜的笑意。

要不是你的表姐看見我一臉落寞而不忍心告訴我,我還不知道你起了異心。那次的澳洲之旅,原本是你的表哥要介紹好朋友給妳姐姐,豈料妳姐姐和那男子不過電;倒是促成妳和那男子來電了。

起初我還以為妳們只是談得來的好朋友。上次妳說他回國度假,我還載妳去和他會面。現在想起來,也覺得可笑,我竟然親手把妳送到情敵的懷中,一手湊成妳和他一起。

妳認識那男子才三個月,妳就對他那麼坦誠、投入;我們在一起那麼久,你卻隱瞞著我,難道妳一點都不重視我們共同擁有的美好時光嗎?

前天妳睡著時,我偷翻了妳的日記簿。妳寫著:“我和木頭在一起五年了,當初的激情都褪去了,我似乎快要忘了當初是怎麼愛上這塊傻木頭的。他一點都不懂浪漫,也不夠體貼、細心,整天忙著工作。如今,上天好像憐憫我的寂寞,讓我多了一個選擇。在這男人的身上,我重新感受被瘋狂追求的熱戀。我不得不問自己,我和木頭之間到底是真愛還是因為習慣?我好想跟他走,而我該怎麼告訴木頭呢?”

我關上你的日記,又氣憤又難過。為什麼天天躺在我身邊的女人,心卻飛到別的男人哪里?我該讓妳走嗎?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,看著躺在左側的妳睡得如此安穩,我深愛的妳就在我懷里,而我們心的距離,卻變得如此陌生和遙遠。

我突然好後悔偷看妳的日記,我多麼希望自己可以被你蒙在鼓里,假裝我不曾聽到你表姐說這件事,我永遠不知道妳要出軌的心,就當一切都不曾發生,我們仍可繼續我們的愛情。

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松開妳圈住我腰的雙手。我開門走了出去,你沖了出來,尾隨著我進入電梯。電梯的門開了又關,關了又開;上下樓的人進進出出,我們誰也不願出聲,誰也不願先離開電梯。

直到妳的手機響起,妳望著我,再望向手機。我說“妳接吧!”電梯門打開,我走出去。